山竹

【诚楼衍生】天上掉下个明侦探02

“阿诚,给我拿杯咖啡来。”明楼睡意朦胧中说到。
突然,明楼“嗖”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已经不是他之前的明公馆了。
这屋子的装修风格与明公馆大相径庭,明公馆有商业背景,装修自然是要富丽堂皇一些,而这间屋子则不,家具几乎用的都是实木色,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不知为何,这间屋子让他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小警察。
“明教授,你醒了。”李熏然依旧穿着昨天那身出现场的衣服,浅蓝色的衬配上黑色的长裤,手里还拿着两杯咖啡,“我刚听到明教授你好像说要喝咖啡,正好我也每天都喝就帮您也冲了一杯。”
“谢谢。”明楼伸出手接下了咖啡,“额……我这是……”
“哦,那个啊,明教授你昨天突然就晕倒了,我也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就只好带您先回我家了,”李熏然挠挠头说到,“哦对了,您的衣服也是我帮您换的,我一般睡衣都爱买大一号,没想到明教授您穿正合适啊。”
“……”
“昨晚刚给您换完睡衣我就又去出任务了,有些地方照顾不周还请您谅解。”
“没关系,昨天真的是太麻烦你了,”明楼抿了一口咖啡,“以后也不要再您啊您啊的叫了,都叫老了。”明楼终归还是不愿意让这个长的这么像阿诚的小子与自己这么生份。
“好,明教授。”李熏然笑着喝了口咖啡。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位明教授十分的变扭,想要亲近他又想要拒绝他。
明楼初到这里,一刻都没有放松过,就算是以前在明公馆也很少有能如此放松的时刻,虽然两人萍水相逢,此刻的沉默却好似已经有过千百回。
“明教授觉得昨天的案子是否有什么疑点呢?”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李熏然。“我们昨天已经知受害者身上有多处殴打伤,淤青形成的天数与被害者的死亡天数几近相同,目前的怀疑是在出游过程中与同行人发生口角,一言不合动起手来,结果没想到打的太重,导致被害者意外死亡。从目前的证据来看应该是过失致人死亡。”
“被害者的致命伤是哪里。”明楼问道。
“从初步尸检的结果来看致命伤是头部的伤口,我们在现场也发现了一块沾有血迹的石头。从刚才的逻辑推理来看被害人应该是在推搡之间不小心磕到了石头导致失血过多死亡。”
“在所有结果没出来之前,不要随意的就给案件定性。”明楼单手撑着身体向上坐了坐。
“第一,致命伤,在没有进行完整的尸检情况下不能随意推断此处就是被害者的致命伤;第二,你说头上的伤是在推搡之间不小心摔倒造成的,如果有人想要对被害者下手,那么这个伤口一定是最好的施力点,所以你无法确定这个伤口到底是不小心造成的还是有意造成的;第三,推理是必然存在的,但你不能就着这条线一推到底,这样轻易的给案件定性容易在后期推理中出现先入为主的观念。”
明楼说完正在照常等着阿诚接话继续下去,或者赞美一下自己,然后突然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从前的明公馆了,只得喝了一口咖啡试图演示一下自己的尴尬。
教授不愧是教授,说的就是在理,李熏然有些沉浸于其中,以至于忘了回话。
“明教授你说得对,是我有些武断了。”李熏然嘴上的笑容有些收不住,这笑容让明楼有一丝丝的忧虑,该不会说了什么重话把这孩子吓傻了吧。
“你……”明楼欲言又止。
李熏然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笑容有些不妥赶忙收了起来换了一个担心的表情问道:“明教授昨天晕倒是怎么回事,旧疾吗?”
“不碍事的,只不过是些头疼的老毛病。”说起来也是奇了,明明自己还在76号处理公务,却突然到了陌生的地方还晕倒了,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听闻明教授在1998年的时候就已经在国外发表过关于心理学的文章了,真的是厉害,不像我,虽然与明教授同龄,然而98年的时候我还在备战高考呢。”李熏然摇了摇头又轻笑了两声。
“这不算什么的。”明楼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暗潮汹涌。
98年发表文章,听他的口气还是个少年有成的人,那么现在又是几几年,怪不得这个地方这样陌生,时代不同了,自己大约算是几十年前的老古董了。
既来之则安之,已经两天了都没有能离开的迹象,恐怕想要回去也是真的不可能了,尽管明楼是个无神论者,此刻却也不得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时间穿越之法。
想通了之后,明楼的脸上豁然开朗了起来。眼前这个人虽然不是阿诚,但也只有这么一个人现在能让他信任,毕竟这小警察看起来傻白甜的,一定很好骗。
李熏然只觉得一阵冷风吹过,浑身激灵了一下。
“今天下午我还得出去一趟,明教授你刚回国想必也没地方住,酒店肯定不如家里,这几天就先住在我这吧。”李熏然心里有想留下明教授的想法,开口说了说但也没抱有明楼能同意的想法。
“好,那麻烦你了。”

――――――――――――――――――――――――
农药误事啊……
盲侠大律师好gay啊
下次我一定一分钟都不迟到
留住明教授之后熏然哥哥就要发现明教授不是教授啦
我还在思考到底是着重写探案还是着重写cp,千古难题

【诚楼衍生】天上掉下个明侦探01

晨雾还没有散去,周围被一层薄雾笼罩着,几声清脆的鸟啼叫醒了沉睡已久的明楼。
这是……哪……
明楼只记得他晕倒之前似乎看到了阿诚焦急的脸,似乎也听到了他急切的呼喊。
自己现在不应该在家里吗?怎么会到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不对,那边有人!明楼赶紧一个翻身趴下来观察着。可是距离太远了,明楼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不得已只能小心谨慎的一点一点匍匐前进着。
“这次这人死的可是够惨的,脸上淤青那么多,头上还有一个碗口那么大的疤呢!”老成一些的男人点了根烟说到。
“是吗!这也太惨了点,谁那么大仇啊?”旁边的小警察惊讶的说到。
“不知道呢,死了还给人扔在了山沟沟里,这要不是这帮驴友来爬山,估计这辈子也没人发现的了他了。”
“是啊是啊,副队,你说谁跟他这么仇大苦深的”
“这谁知道呢,看他那衣服估计也是个驴友,八成是斗嘴吵架打起来了,结果没打过人家。”
“确实有可能,咱局里年年都有这样的。”
驴友???这是什么意思,新的暗号吗?好像又不是,听他们的意思像是这山里出了个死人,没等明楼思考完,那边的话语声就又响了起来。
“副队,听说咱局里今天会新调来个队长,他今天会来这吗?”
“当然会来了,人家据说可是凉城市破案率第一的!”
“副队,我上学可就是在凉城上的,那阵总听他的英雄事迹,要不然现在哪能当的了警察啊”
“知道知道,这话打你刚毕业进队的时候整个警局就都快传遍了。”
“嘿嘿嘿”
“要说人家李熏然也是真厉害,大大小小的案子破了不少,据说这次来的还有副局请过来的一位教授呢!不过什么时候来就不一定了。”
李熏然?听他们的意思看来这个李熏然的该是这些警察的新头儿。
“诶!来了来了!”
明楼也跟着抬起头看见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一众警车之后几步小跑便越过了那些车的遮挡。
阿诚!阿诚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明楼赶紧从草地里站了起来,扑了扑身上的草,理了理西装,
“阿诚”明楼的视线紧紧的盯着那个移动的身影。李熏然似乎也感觉到了明楼的视线停下了脚步。
“阿诚?”明楼确定自己的声音足够能让他听见,但他现在完全没反应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是阿诚……
李熏然四处看了看并未发现可疑人员便随着两个警员去看受害者了。
他居然不是阿诚!明楼眯着眼看着那个向山里走去的人影,本想着他是阿诚的话自己也不算孤身一人,总还是能有个共商出路的人在,可现在,自己对这里一无所知,不如先去接近他,等自己能回去了再说。
明楼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几步跑到了车后,整理好西装马甲,背着手就走了出去。
“先生,闲杂人等禁止入内”封锁线外的两名警察伸出手拦下了明楼。
“我是你们副局请来的教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再多说一句明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幸好两名警察一听这个就真的以为他是,就放他进去了。毕竟明楼脸上的表情淡定得很,一点也不像装的。
明楼紧紧的跟着李熏然的步伐走进了山中来到了一处警察更多的地方。两名警察在录口供,一名警察在照相,还有一位在那尸体身上摸来摸去的,应该是西洋的法医。
“李队,这就是受害者,我们从他身上找到了身份证,一些食物和水还有300现金。”
“李队,”蹲着的法医站了起来冲着李熏然叫到,“死者李伟,现年三十一岁,是上河市淮县人,他身上有多处淤伤,目前来看身上最重的伤口是头上的撞击伤,死亡时间应该有7天,具体我们回去会进行解剖,报告回来给您送过去。”
“好”李熏然带上了旁边人递来的手套,蹲下开始在死者身上摸索看能不能再找到有用的线索。
李熏然专注的寻找着线索突然注意到身边多出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怪人,还真没见过有人穿西装出现场的,李熏然便好奇的开了口,“您是?”
明楼见李熏然看向自己便伸出右手说到:“你好,我是你们副局请来的教授。”
“啊,原来是薄教授啊,不好意思,你看我这不太方便握手。”李熏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带了手套的双手举起来在明楼眼前晃了晃。
“哦,这没关系,”明楼站了起来等着李熏然把受害者全身上下都检查完了之后又开口说到:“不过我不姓薄,我姓明,我叫明楼。”
李熏然脱着手套的手尴尬的顿了一下,“哎呦,真是不好意思,瞧我这脑子,最近事实在是太多了,抱歉抱歉,明教授。”说完就伸出了修长的双手握住明楼的一只手重重的晃了几下。
“明教授怎么今天就来了,听说您的任期是从下个月才开始的啊。”两人边说边往山下走。
“最近正好没什么事,就提前过来了。”明楼背着手说到。
“哦,这样啊。”李熏然实在是不知道该接些什么,两人就这样沉默的走回了山下。
“明教授一会怎么走?”终于到了山脚,李熏然开口问道。
“我?”是啊,他一会怎么走。这人生地不熟的……眼前的树怎么在转啊……
明楼一个仰面就倒在了地上。

―――――――――――――――――――――――――――
一个小剧场
明楼进了封锁线之后,线外的两个小警察嘀咕着
“你说这教授级别的是不是都有点怪癖啊”其中一个警察用胳膊肘捅了捅另一个。
“怎么了?”另一个警察不解的问道。
“西装革履的居然来出现场,多不方便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人家穿的多了想的也就多了呢。”

第一章确实没啥交流,等带回家就好了(来自老山竹的微笑)

人生最绝望之事莫过于手滑把稿给删了

绝望.jpg

我成功的一次性拿到了车本
我决定
开了我的探案小甜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还有个猫化的欠梗……等我,我一定能肝出来的

想写

想写人体盛
想写发情期
想写然楼探案小甜饼
想写诚楼原著向的大长篇
想写客房服务
想写办公室
想写各种衍生
我还有两个梗没有结,唉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选择死亡
(其实每一篇都开了一个小头,撩完就是不想干!)

我跟你们说,刚刚有人在楼下好大声的喊了一句:妈的!又尿裤子上了!
快笑裂了!哈哈哈哈哈

记一个脑洞

明楼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穿越到了李熏然的办案现场
并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明楼在陌生的环境中锁定了李熏然
于是想叫熏然哥哥过来
然而熏染哥哥怎么会过来呢
因为明长官你喊的是阿诚啊!
明楼此时意识到自己处于完全未知的世界
于是乎熏然哥哥出于警察的正义感带明长官回家了
万万没想到
熏然哥哥就这么沦为明长官专用咖啡员了
后来,在一次案情讨论中,明长官凭借多年间谍生活,一下子就帮助熏染哥哥锁定了目标,两人就开始一起探案啦
然后,探探案,恋恋爱,牵牵小手,开开房(并不)
嘿嘿嘿

过了这段时间我就开始写,嘿嘿嘿嘿
这么总是污下去迟早精尽人亡

对了,我还没给这个宝宝起名字,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留言给我呦

【诚楼】绝对服从.三(污)

#未成年别进来!!!
#十二点之后的成人世界
#大哥抖m,ooc
#基本调整完毕,祝各位用餐愉快
#么么哒

豆腐通道

微博通道

未成年人为什么不能开车!

因为他们没有驾照呀(笑)

【诚楼】绝对服从.二(PWP)

# 我终于会用超链接了!!!
#污,小孩子别进来
#ooc,大哥抖m
#剧情上添加一句:“你只能属于我!”将在后文出现
#小小的修改了一下,希望你们依旧喜欢w
#会用超链接感觉自己都变得高端了呢😊

#戳一下试试      微博通道       豆腐通道


【诚楼】绝对服从.一


# 现在一点都不污,第二篇放汤,嘿嘿嘿
# 小段子并非我所愿,污才是我心头好
# 污的时候就会是一大篇,不会分成这样的小段子啦!

1

大哥最近似乎很烦躁!
你问原因是什么?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只要去问,大哥一定会说:“没事,你先去忙吧。”再多问一句就会被大哥生硬的转个话题。
大哥到底怎么了?

2

自从和阿诚在一起后,明楼很少再出现过像今天这么烦躁的时候了。
在明楼的内心中,作为长官,应当威严;作为爱人,应当矜持;作为弟弟,百依百顺当然是不在话下。
然而,明楼最近觉得前两个已经都不重要了!

3

刚才大哥好像偷偷溜出去买东西了,回来时抱了一个大箱子,本想去搭把手,结果大哥居然有点脸红的瞪了自己一眼,直接就上楼去了,我该怎么办?
求助:上司逛完街不尽兴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4

阿诚简直没有眼力见!
刚刚买的这些东西哪是现在能给他看的!
不对!以后也不能看!阿诚再怎么说也是个纯洁的孩子,我不能带坏小孩!
可是,真的好希望阿诚那样对待自己。
……
深深地纠结ing

5

“阿诚,请调.教我吧!”

即将出现
# 明楼自调.教
# 阿诚搭把手
# 阿诚,请调.教我!
# 绝对服从为双关标题
# 第五次修正敏感词……

上一篇文里回复评论时开出的脑洞w

【诚楼】明家的春节

诚楼!诚楼!诚楼!不是楼诚!

1

“往左一点。”
“哎呀,过了,在往右一点。”
“在稍微向中间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阿诚被明镜指挥着在在梯子上左扭右扭,阿诚表示简直比伺候大哥还累,回身给了明楼一个眼神。
明楼想了想自己腿软的原因,回给了阿诚一个坚定的眼神,大义凛然的走到了大姐身边:“阿诚,对联在向上贴一点!高一点才好看嘛!大姐,你说是不是。”
阿诚:“……”

2

“明楼,你和阿诚出去买些年货吧!”明镜在楼上这样喊到。
等了半天都没有听见回音的大姐大概是明白了这两个小兔崽子肯定是在做什么关起房门才能做的事,所以才听不见。
这时,明·心机·台自告奋勇的去楼下敲门。
“阿诚哥!阿诚哥!”明台一脸坏笑的推开门。
“明台,什么事呀?”阿诚和明楼一起严肃看向偷偷摸摸进来的明台。
“额……大姐叫你们去买年货。”说完就跑了。

3

阿诚开着车满载着货物和大哥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大哥,今天真是有惊无险。”阿诚说着抬眼看了后视镜中的大哥。
“我……”明楼皱着眉想说些什么,“算了,没事。”
“大哥想说什么?”阿诚停下车注视着后视镜中的大哥。
“以后,咱们还是不要在明台和王天风做……额……那啥时直接推门了。”明楼望着窗外,一脸的忧伤。
“是,大哥。”其实每次都是大哥拉着他非得进去看,多亏了明台,终于不用被逼着去敲门啦!

4

临近除夕了,可是阿诚还是没有想好该送些什么给大哥。
“除夕快到了,大哥有什么想许下的愿望吗?”阿诚给明楼端了一杯咖啡放在了桌上。
明楼端起咖啡轻呷了一口,说到:“有咖啡和咖啡伴侣,”明楼抬起头注视着阿诚,“足矣!”

5

大年三十晚上,大哥决定亲自给大家煮一盘饺子,阿诚十分不放心,决定跟过去看看。
厨房里的明楼系着围裙,看见阿诚就像看见救星一样,一脸委屈的看着阿诚。
阿诚不明所以,觉得同在厨房中的阿香不可能欺负大哥,那么肯定就是大哥欺负了大哥。
“阿诚……”一脸委屈😣的明楼叫出了声。
“大哥,我来煮吧!”刚走到锅边上的阿诚被一把拽了回来。
“你教我。”
“好。”
“先把饺子放到锅里煮,等它开了之后倒入凉水,”明楼用眼神询问是否现在算开了,阿诚点了点头。
明楼一把抄起凉水倒进了锅,“吁!”阿诚一片空白的大脑只能想到这个字来停下明楼疯狂的行径了。。。
不过还好,饺子成功的煮出来了。
明楼很开心的吃着,阿诚开心的收拾着凉水。

日常一下w

喜欢的话关注我一下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