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

顶风尿一身

我成功的一次性拿到了车本
我决定
开了我的探案小甜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还有个猫化的欠梗……等我,我一定能肝出来的

想写

想写人体盛
想写发情期
想写然楼探案小甜饼
想写诚楼原著向的大长篇
想写客房服务
想写办公室
想写各种衍生
我还有两个梗没有结,唉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选择死亡
(其实每一篇都开了一个小头,撩完就是不想干!)

我跟你们说,刚刚有人在楼下好大声的喊了一句:妈的!又尿裤子上了!
快笑裂了!哈哈哈哈哈

记一个脑洞

明楼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穿越到了李熏然的办案现场
并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明楼在陌生的环境中锁定了李熏然
于是想叫熏然哥哥过来
然而熏染哥哥怎么会过来呢
因为明长官你喊的是阿诚啊!
明楼此时意识到自己处于完全未知的世界
于是乎熏然哥哥出于警察的正义感带明长官回家了
万万没想到
熏然哥哥就这么沦为明长官专用咖啡员了
后来,在一次案情讨论中,明长官凭借多年间谍生活,一下子就帮助熏染哥哥锁定了目标,两人就开始一起探案啦
然后,探探案,恋恋爱,牵牵小手,开开房(并不)
嘿嘿嘿

过了这段时间我就开始写,嘿嘿嘿嘿
这么总是污下去迟早精尽人亡

对了,我还没给这个宝宝起名字,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留言给我呦

【诚楼】绝对服从.三(污)

#未成年别进来!!!
#十二点之后的成人世界
#大哥抖m,ooc
#基本调整完毕,祝各位用餐愉快
#么么哒

豆腐通道

微博通道

未成年人为什么不能开车!

因为他们没有驾照呀(笑)

【诚楼】绝对服从.二(PWP)

# 我终于会用超链接了!!!
#污,小孩子别进来
#ooc,大哥抖m
#剧情上添加一句:“你只能属于我!”将在后文出现
#小小的修改了一下,希望你们依旧喜欢w
#会用超链接感觉自己都变得高端了呢😊

#戳一下试试      微博通道       豆腐通道


【诚楼】绝对服从.一


# 现在一点都不污,第二篇放汤,嘿嘿嘿
# 小段子并非我所愿,污才是我心头好
# 污的时候就会是一大篇,不会分成这样的小段子啦!

1

大哥最近似乎很烦躁!
你问原因是什么?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只要去问,大哥一定会说:“没事,你先去忙吧。”再多问一句就会被大哥生硬的转个话题。
大哥到底怎么了?

2

自从和阿诚在一起后,明楼很少再出现过像今天这么烦躁的时候了。
在明楼的内心中,作为长官,应当威严;作为爱人,应当矜持;作为弟弟,百依百顺当然是不在话下。
然而,明楼最近觉得前两个已经都不重要了!

3

刚才大哥好像偷偷溜出去买东西了,回来时抱了一个大箱子,本想去搭把手,结果大哥居然有点脸红的瞪了自己一眼,直接就上楼去了,我该怎么办?
求助:上司逛完街不尽兴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4

阿诚简直没有眼力见!
刚刚买的这些东西哪是现在能给他看的!
不对!以后也不能看!阿诚再怎么说也是个纯洁的孩子,我不能带坏小孩!
可是,真的好希望阿诚那样对待自己。
……
深深地纠结ing

5

“阿诚,请调.教我吧!”

即将出现
# 明楼自调.教
# 阿诚搭把手
# 阿诚,请调.教我!
# 绝对服从为双关标题
# 第五次修正敏感词……

上一篇文里回复评论时开出的脑洞w

【诚楼】明家的春节

诚楼!诚楼!诚楼!不是楼诚!

1

“往左一点。”
“哎呀,过了,在往右一点。”
“在稍微向中间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阿诚被明镜指挥着在在梯子上左扭右扭,阿诚表示简直比伺候大哥还累,回身给了明楼一个眼神。
明楼想了想自己腿软的原因,回给了阿诚一个坚定的眼神,大义凛然的走到了大姐身边:“阿诚,对联在向上贴一点!高一点才好看嘛!大姐,你说是不是。”
阿诚:“……”

2

“明楼,你和阿诚出去买些年货吧!”明镜在楼上这样喊到。
等了半天都没有听见回音的大姐大概是明白了这两个小兔崽子肯定是在做什么关起房门才能做的事,所以才听不见。
这时,明·心机·台自告奋勇的去楼下敲门。
“阿诚哥!阿诚哥!”明台一脸坏笑的推开门。
“明台,什么事呀?”阿诚和明楼一起严肃看向偷偷摸摸进来的明台。
“额……大姐叫你们去买年货。”说完就跑了。

3

阿诚开着车满载着货物和大哥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大哥,今天真是有惊无险。”阿诚说着抬眼看了后视镜中的大哥。
“我……”明楼皱着眉想说些什么,“算了,没事。”
“大哥想说什么?”阿诚停下车注视着后视镜中的大哥。
“以后,咱们还是不要在明台和王天风做……额……那啥时直接推门了。”明楼望着窗外,一脸的忧伤。
“是,大哥。”其实每次都是大哥拉着他非得进去看,多亏了明台,终于不用被逼着去敲门啦!

4

临近除夕了,可是阿诚还是没有想好该送些什么给大哥。
“除夕快到了,大哥有什么想许下的愿望吗?”阿诚给明楼端了一杯咖啡放在了桌上。
明楼端起咖啡轻呷了一口,说到:“有咖啡和咖啡伴侣,”明楼抬起头注视着阿诚,“足矣!”

5

大年三十晚上,大哥决定亲自给大家煮一盘饺子,阿诚十分不放心,决定跟过去看看。
厨房里的明楼系着围裙,看见阿诚就像看见救星一样,一脸委屈的看着阿诚。
阿诚不明所以,觉得同在厨房中的阿香不可能欺负大哥,那么肯定就是大哥欺负了大哥。
“阿诚……”一脸委屈😣的明楼叫出了声。
“大哥,我来煮吧!”刚走到锅边上的阿诚被一把拽了回来。
“你教我。”
“好。”
“先把饺子放到锅里煮,等它开了之后倒入凉水,”明楼用眼神询问是否现在算开了,阿诚点了点头。
明楼一把抄起凉水倒进了锅,“吁!”阿诚一片空白的大脑只能想到这个字来停下明楼疯狂的行径了。。。
不过还好,饺子成功的煮出来了。
明楼很开心的吃着,阿诚开心的收拾着凉水。

日常一下w

喜欢的话关注我一下吧XD

明长官身着浴袍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托着书,另一只手时不时的抬一抬镶着金丝边框的眼镜。
浴袍只能盖到膝盖,明长官两腿交叠之处露出一片洁白的肌肤,阿诚回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明楼似乎并未察觉到阿诚的进入,依旧是那个姿势,只是修长的双腿好似不舒适一般换了一次,将右腿叠在了左腿之上。
小小的一片,却是十分惹人眼,常年被严肃的西装掩盖着的皮肤因久不见光而十分洁白,如瓷器一般光滑的皮肤看在刚刚在外奔波归来的阿诚眼中,就好像是一种无言的诱惑。
“先生,我回来了。”阿诚稍稍冷静了一下说道。
“回来了,太太。”明楼依旧认真的看着书。
“啊?”阿诚一脸懵逼的样子似乎取悦了明楼,他放下了书,双手环抱在胸前,向后靠去。
阿诚脱下大衣,迅速从公文包中取出新买的润滑剂放入了裤兜里,然后走向了明楼,说到:“大哥,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说着就坐在了明楼旁边。
“哼,还知道回来呀,这都几点了!”大哥表示很不开心,明明昨天才刚刚互诉心意,难道今天不应该有什么不一样的吗,居然还敢这么晚才回来!
“大哥,这不是梁仲春那里有一批货出了点问题要我帮忙去处理一下吗,”说着,一只手抚上了明楼的浴袍带子,“大哥~阿诚知道错了~~您就原谅阿诚这次吧。”
“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阿诚不应该晚归,不应该让大哥空等,最不应该的就是在新婚之夜冷落了大哥!”
“胡说!什么就新婚了!”大哥虽然语气严厉可脸颊却是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
阿诚看着平日里无论做什么都成竹在胸的大哥红了脸,不禁起了戏弄之心,“大哥,都说小别胜新婚,咱俩这可是小别加新婚,岂不是更加应该做点不辜负夜晚的事。”

戳一下有惊喜

终于会用超链接的我w
先来把老文改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