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

【诚楼衍生】天上掉下个明侦探02

“阿诚,给我拿杯咖啡来。”明楼睡意朦胧中说到。
突然,明楼“嗖”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已经不是他之前的明公馆了。
这屋子的装修风格与明公馆大相径庭,明公馆有商业背景,装修自然是要富丽堂皇一些,而这间屋子则不,家具几乎用的都是实木色,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不知为何,这间屋子让他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小警察。
“明教授,你醒了。”李熏然依旧穿着昨天那身出现场的衣服,浅蓝色的衬配上黑色的长裤,手里还拿着两杯咖啡,“我刚听到明教授你好像说要喝咖啡,正好我也每天都喝就帮您也冲了一杯。”
“谢谢。”明楼伸出手接下了咖啡,“额……我这是……”
“哦,那个啊,明教授你昨天突然就晕倒了,我也不知道您住在哪里就只好带您先回我家了,”李熏然挠挠头说到,“哦对了,您的衣服也是我帮您换的,我一般睡衣都爱买大一号,没想到明教授您穿正合适啊。”
“……”
“昨晚刚给您换完睡衣我就又去出任务了,有些地方照顾不周还请您谅解。”
“没关系,昨天真的是太麻烦你了,”明楼抿了一口咖啡,“以后也不要再您啊您啊的叫了,都叫老了。”明楼终归还是不愿意让这个长的这么像阿诚的小子与自己这么生份。
“好,明教授。”李熏然笑着喝了口咖啡。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位明教授十分的变扭,想要亲近他又想要拒绝他。
明楼初到这里,一刻都没有放松过,就算是以前在明公馆也很少有能如此放松的时刻,虽然两人萍水相逢,此刻的沉默却好似已经有过千百回。
“明教授觉得昨天的案子是否有什么疑点呢?”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李熏然。“我们昨天已经知受害者身上有多处殴打伤,淤青形成的天数与被害者的死亡天数几近相同,目前的怀疑是在出游过程中与同行人发生口角,一言不合动起手来,结果没想到打的太重,导致被害者意外死亡。从目前的证据来看应该是过失致人死亡。”
“被害者的致命伤是哪里。”明楼问道。
“从初步尸检的结果来看致命伤是头部的伤口,我们在现场也发现了一块沾有血迹的石头。从刚才的逻辑推理来看被害人应该是在推搡之间不小心磕到了石头导致失血过多死亡。”
“在所有结果没出来之前,不要随意的就给案件定性。”明楼单手撑着身体向上坐了坐。
“第一,致命伤,在没有进行完整的尸检情况下不能随意推断此处就是被害者的致命伤;第二,你说头上的伤是在推搡之间不小心摔倒造成的,如果有人想要对被害者下手,那么这个伤口一定是最好的施力点,所以你无法确定这个伤口到底是不小心造成的还是有意造成的;第三,推理是必然存在的,但你不能就着这条线一推到底,这样轻易的给案件定性容易在后期推理中出现先入为主的观念。”
明楼说完正在照常等着阿诚接话继续下去,或者赞美一下自己,然后突然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从前的明公馆了,只得喝了一口咖啡试图演示一下自己的尴尬。
教授不愧是教授,说的就是在理,李熏然有些沉浸于其中,以至于忘了回话。
“明教授你说得对,是我有些武断了。”李熏然嘴上的笑容有些收不住,这笑容让明楼有一丝丝的忧虑,该不会说了什么重话把这孩子吓傻了吧。
“你……”明楼欲言又止。
李熏然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笑容有些不妥赶忙收了起来换了一个担心的表情问道:“明教授昨天晕倒是怎么回事,旧疾吗?”
“不碍事的,只不过是些头疼的老毛病。”说起来也是奇了,明明自己还在76号处理公务,却突然到了陌生的地方还晕倒了,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听闻明教授在1998年的时候就已经在国外发表过关于心理学的文章了,真的是厉害,不像我,虽然与明教授同龄,然而98年的时候我还在备战高考呢。”李熏然摇了摇头又轻笑了两声。
“这不算什么的。”明楼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暗潮汹涌。
98年发表文章,听他的口气还是个少年有成的人,那么现在又是几几年,怪不得这个地方这样陌生,时代不同了,自己大约算是几十年前的老古董了。
既来之则安之,已经两天了都没有能离开的迹象,恐怕想要回去也是真的不可能了,尽管明楼是个无神论者,此刻却也不得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时间穿越之法。
想通了之后,明楼的脸上豁然开朗了起来。眼前这个人虽然不是阿诚,但也只有这么一个人现在能让他信任,毕竟这小警察看起来傻白甜的,一定很好骗。
李熏然只觉得一阵冷风吹过,浑身激灵了一下。
“今天下午我还得出去一趟,明教授你刚回国想必也没地方住,酒店肯定不如家里,这几天就先住在我这吧。”李熏然心里有想留下明教授的想法,开口说了说但也没抱有明楼能同意的想法。
“好,那麻烦你了。”

――――――――――――――――――――――――
农药误事啊……
盲侠大律师好gay啊
下次我一定一分钟都不迟到
留住明教授之后熏然哥哥就要发现明教授不是教授啦
我还在思考到底是着重写探案还是着重写cp,千古难题

评论(2)

热度(17)